測驗找方向
職場現況
知識庫
職涯聽診器
關於Career+
首頁知識庫名人小傳林莉

服務

林莉

林莉 小傳

林莉 

有依靠的感覺真好


撰文◎曾心悌 
攝影◎林際翔


  在國內以自己的名字作為婚紗公司品牌名稱的不多,林莉算是其中少數。「用自己的名字,就表示要為每個作品負責到底。」林莉常笑說,若一開始不是用自己的名字為品牌,也許她就不用這麼累了! 


  林莉工作坊的負責人-林莉,只要出席公眾場合,身上永遠是「黑白配」,加上俐落的短髮和完美的妝容,跟一般婚紗業者老闆有著很不一樣的風格,她的藝術家氣息更濃,比較像服裝設計師或造型師。的確,林莉的事業王國本來就不只婚紗,在電視圈林莉也佔有一席之地,許多新聞主播和綜藝或談話節目的主持人,他們的造型、服裝,都是由林莉一手打理。 

失婚婦女半路出家 

  「不努力不行,因為沒有後路。」在女人相關行業裡,有很多成功的女性,多半是因為從小家境清寒,不得已踏入這個行業,所以起步和成功的時間都算早。但林莉不一樣,她三十歲才出道學化妝,在業界算是非常晚。「我因為離了婚,急需一份收入,而美容的門檻最低,就直接進來了,從學化妝開始。」 

  林莉從小就喜歡美的東西,還沒入行時,還兼差幫一些去參加歌唱比賽的鄰居化妝、整理髮型。「離婚後我不知道怎麼辦,很焦慮,那時候什麼也沒有,朋友幫我繳了一萬二的學費,我就去學化妝,三個月後就很自不量力的去應徵設計師。」當時在台北有間非常有名的婚紗攝影公司-芝麻婚姻廣場,因為這行業大多是十幾二十歲的年輕妹妹,老闆娘一看見三十歲的林莉,外型和談吐還滿有說服力,就決定錄用她,但要她從基層做起。 

  一位半路出家的失婚婦女,要跟一群年輕人競爭,林莉打心裡跟自己說:「要我開門關門送客都沒問題,但我只給自己一個月的時間。」那時候林莉一站就是幾個鐘頭,她說:「我的勤快和認真有感動到旁邊的年輕人,大家看我這麼老了還能站幾個小時,不過我最怕的不是站,而是要穿粉紅色的洋裝。」林莉笑著說那樣子很醜,因為她最痛恨粉紅色。 

  剛去的時候,一個月的薪水不過才三千塊,加班一小時拿十塊錢,不過林莉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三個月後她升任造型師,不但薪水變成一萬二,還可以抽成。「在化第一個新娘的時候,我就在想什麼時候可以畫兩個,然後就是三個、四個一直上去……我曾經一天化三十三位新娘,還有四個小時內化十五位新娘的紀錄。」林莉說因為台灣人結婚喜歡看時辰,往往一天好的時間就在那幾個鐘頭,所以她的壓力非常大,連上廁所、吃飯的時間都沒有。那時她也常牽掛自己的女兒,可是因為離婚後女兒給爸爸帶,她不能與女兒見面。「有次看完女兒後回家,我哭著一口氣把一瓶酒都喝完,然後哭累了就倒在床上睡著。有時幫新娘化妝到一半,想起女兒就會不自主掉淚,只好躲在一旁把眼淚擦乾,然後繼續畫。」林莉當時還有經濟壓力,因為幫前夫背了很多債,於是她決定離開芝麻自己出去闖。 

打下婚紗和造型江山 

  「工作室開張當天,有九十幾個人擠在我只有三十坪大的房間裡,連樓梯都坐滿人,我連走過去幫新娘化妝都沒辦法走,但他們還是很願意在那邊等。」不過長期的工作壓力,早已導致林莉身體和心理都出現問題,她回憶起當時說:「有一次我實在是化不下去了,只好跟新娘子抱歉,但對方很不能諒解,我也能明白,因為是我對不起她。」隔了一段時間,林莉竟然就在醫院的廁所碰到那位新娘,林莉打趣說:「好在那天有被她看到,證明我真的是有病,不是故意不幫她化妝。」 

  林莉出去創業的時候,沒有帶走一個人,甚至還特意挑選淡季的時候離開,由此可以看出她好強和不願辜負人的個性。不過好心的人不一定會有好報,前幾年她的一位極親密左右手,竟不顧道義,就在林莉安和店對面另起爐灶,此舉讓她受傷慘重。一開始林莉還跟對方商量,希望能給她幾個月的緩衝時間,但遭到對方拒絕。林莉說:「律師要我採取法律行動,認為就算贏面不大,也要讓對方不好過。不過這不是我的個性和作風,就算她不好過我就會快樂嗎?我就當聽了一個故事,最後什麼也沒做。」 

  一般人對林莉婚紗很熟悉,常常在報章雜誌看到一些名人結婚,都是去那裡拍婚紗照,但其實林莉有很大的一塊事業版圖是在造型部分,特別是電視台藝人和主播的造型,而且這塊市場是她自己創造出來的。「會這麼做單純就是想打知名度,媒體和演藝圈是最快的捷徑。」不過完全沒有人脈的她,一開始也是到處碰壁,後來她遇見名電視製作人王鈞的太太,介紹她一些大型綜藝節目的機會,許多一哥一姐級的主持人、歌手都是這樣成為林莉的老客戶。「一開始我幾乎都是不拿錢免費做,為的就是要建立口碑。」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江蕙就一路「跟定」林莉,舉凡出唱片、參加頒獎典禮,甚至是前一陣子台北小巨蛋的演唱會,所有服裝造型都是由林莉打點。能讓這麼多大牌藝人服服貼貼,除了本身的技術,林莉以誠待人也是關鍵。 

其實活得很辛苦 

  林莉的朋友都認為,做她的朋友很幸福,因為她非常體貼,會為對方著想,但是當她的家人就會很累。如今和林莉一起工作的女兒Melody,是她積極培養的接班人;原本是生命中最親密的家人,卻因為相處時間太少,缺乏對彼此的瞭解,而造成很多無謂的爭執。林莉說:「後來前夫無力撫養女兒,把扶養權讓給了我,但面對叛逆期的Melody,我很怕單親家庭的小孩會變壞,所以對她很嚴厲,甚至送她出國求學,坦白說,這個決定讓我心如刀割,但當時我真的不懂得怎麼當母親。」 

  看似掌控一切的女強人,其實是極度沒安全感的人。「因為內心是空的,所以我一直不斷地想從外面抓東西來填補。以前只顧著發展事業,就怕被別人超越,從不停下來看看自己到底需要什麼,結果是把自己的身體搞垮,也錯過最親愛的家人。」林莉之前去看醫生,醫生診斷出她有非常嚴重的胃潰瘍,但她竟然完全沒感覺,「醫生說我是壓力大到一個程度,把所有痛感都蓋過去了。」前年有部很受歡迎的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她和女兒看完後都很有感觸,女兒一出戲院就跟她說:「媽咪,你跟電影裡飾演總編輯的女主角一模一樣。」 

  活得這麼辛苦,但又找不到可以改變的方法。她曾為了讓自己靜下心來,還去學打坐、禪修,但都沒什麼太大效果。面對競爭力這麼大的不確定環境,林莉當然也不免俗會去求神問卜,她笑說:「以前拜拜算命我是一流的。」 

  旁人看到林莉老師總是豎起大拇指稱讚,但其實朋友都知道,她是靠意志力和一天十幾顆鎮定劑撐過來的。 

在愛裡重新接納 

  「有一天我在攝影棚和李晶玉閒聊,她說任何事情都可以依靠上帝,我突然好羨慕,因為我什麼都得靠自己,當天晚上就打電話問她:『你們的教會在哪裡?我也要去。』」一到教會她還很開心地跟牧師說非常愛著自己的父母,但當牧師開始禱告時,她卻像個小女孩般嚎啕大哭,整個人哭倒在地足足半個鐘頭。 

  「一直以為我的童年是快樂的,但牧師的禱告讓我發現,原來我內心深處一直很受傷,因為我是第五個孩子,當初媽媽是不打算生下我的,所以從小常聽長輩說我是多出來的,以致於我從小就拚命表現,希望證明自己不是沒用的。」上帝不僅以祂的愛修復林莉這塊缺憾,也讓她看見女兒的需要。「其實Melody是個可憐的孩子,從小就被丟來丟去,一下阿公阿嬤帶,一下又被送出國,所以她常覺得被遺棄,長大以後常抱怨我不夠愛她,我就覺得,供她出國念書花了這麼多錢,她怎麼不知道感恩?現在比較能站在她的立場想。」 

  受洗不到一年的林莉,慢慢開始在主的愛中學會放手。她的辦公室裡掛著一個好大的十字架,藉此不斷提醒自己,無論是當一個經營者還是母親,都要求上帝給她智慧。現在她常常操練把抱怨、責備轉化為祝福和鼓勵。「沒想到越鼓勵業績反而越好,我自己也嚇一跳。」 
回想過去事業成功的背後,看似風光的生活,其實千瘡百孔;倚靠上帝的簡單生活,卻是平安喜樂。結束錄影後,林莉直嚷自己哭太多很不好意思。這時,她不再是兇巴巴的女強人,在天父面前她永遠可以當個小女孩,有依靠的感覺真好。 


文章提供:好消息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