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驗找方向
職場現況
知識庫
職涯聽診器
關於Career+
首頁知識庫職場秘笈生涯發展世界村裡的黑工與白工

 

  我最早的國外工作經驗,是透過澳洲打工度假簽證去體驗,那時等待農場開工集簽證的日子因為天氣而不斷延後,等待時期曾做過所謂的黑工,讓自己有點收入支撐等待農場開工。通常提供黑工的雇主,多數都是外來移民,我從事的黑工餐廳老闆是多年前以難民身分獲得澳洲居留權的中東人。老闆人不錯,雖然是支付比最低薪資略低的薪水,但沒有合法聘雇雙方都不需要繳稅,對於當時需要短期資金的我,是挺有吸引力的工作。

  因為黑工老闆不會依法管理上班時間,所以只要你願意,餐廳也需要人手的話,你想超時工作多賺薪水也沒問題。假設13元/時,一天可工作滿8小時,一週排班4天,收入是416元的週薪,老闆包餐;相較農場的白工,18元/時,一天約莫5小時,幸運的話能排上一週5天班,收入約莫450元週薪,餐自理。可想而知我很願意有長工時的安排,一是不用奔波,二是累積辛苦總比分散著好,休息時間可以安排更完善的活動。

  當然黑工好與壞就是那樣,老闆不想繳稅,你甘願賺長工時,雙方各取所需,也沒什麼好埋怨的。直到某天我跟熟識的當地人聊到國定假日要去工作,對方從讚賞我們背包客努力賺旅費享受旅遊,到得知我從事的黑工沒有國定假日工作加薪,轉為訝異與憤慨:「他們享有國家給的資源,卻沒有依法繳稅,這樣對你們跟對這個社會都是不公平的!」

  因為這場對話,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幫兇,一頭熱想嘗試改變,跑去詢問同樣也在那裏工作的台灣朋友,卻碰了一鼻子灰:「他們在這裡有什麼勢力你清楚嗎? 你又不是要待在這裡長久工作的,去檢舉他們對你有什麼好處嗎? 如果他們以後再也不用台灣人呢?! 你不需要這份工作會有需要的人好嘛!」

  簡單來說,一邊是態度,一邊是情誼,兩邊的觀點都有各自的立場。而我深思一天後,決定將工作轉介紹給另一個急需賺錢的台灣朋友,在轉介紹之前認真傾述自己的想法,勸勉新朋友把這份工作當作不得已的救急工作。後來的故事是開心的,我找到非常好的白工工作,接手的台灣朋友也從這個黑工工作賺取穩定收入,只想穩穩賺錢的他認真的做到簽證到期。而當地朋友也體諒背包客對於黑工工作存在與需要的想法,淡淡的表示她跟家人再也不會去消費鼓勵這樣的店家。

  時間快轉回我回到台灣從事人力仲介工作,身邊常有朋友轉述職場的苦境想請我解套;像是公司都遊走在法律邊緣,加班根本領不到加班費,想請個假卻被莫名的多扣錢...每每聽到這樣的詢問,除了說明法令之外,我都會提出「請向勞工局檢舉」的建議。

  原因無他,因為我不是當事人,不能評估這份工作對你的重要性,如果無法容忍這個黑工的存在,轉身離開是一個方式,用政府的力量去矯正這樣的行為也是一個方式。黑工的存在總有它的市場,像我這樣的旁人,只能透過最終極的建議「請向勞工局檢舉」,讓當事者認真思考自己想要得到底是什麼。至於做出什麼決定,到底能獲得什麼,這就是你的人生。

  Good Luck!

 

網友迴響